中药界在吵什幺?用一个「呆丸的料理故事」解释给你听

分类:C北生活 281赞 2020-06-15 938次浏览

最近有非常多关心我们的朋友在问你们中药界到底在争取什幺?中药商在争取什幺?

这是一个很複杂的问题。我用一个故事解释给大家听,但听之前先吃下一个翻译蒟蒻:

食安问题 → 用药安全厨师 → 药师中式料理 → 中医药西式料理 → 西医药中式料理总舖师 → 中药行师傅(中药商)料理王 → 医师特许中央工厂 → GMP大药厂全民吃到饱 → 全民健保一个发生在呆丸的料理故事

从前有一个国家叫做呆丸,这个国家是一个美食王国,有非常多做料理的师傅,而里面又以做中式料理的师傅居多,因为这个国家自古以来是做中式料理起家的。  

随着时代的变迁,有一天这个国家发生了严重的食安问题,政府于是制定了一个制度与职位叫做「厨师」,希望透过完整的一套制度可以让未来食安问题不要再发生,以后这个国家的料理人都不能再自行做菜,如果做菜就是违法,而「厨师」可以做菜,也可以卖他们做出的料理,但其他国民如果自行做菜或是卖餐点了话就是违法,如果要做菜或是卖餐点的话就一定要去考取「厨师」。

但这个国家自古以来就是做中式料理起家的,有非常多中式料理的总舖师,有的中式料理师傅甚至家传了一百多年的製作料理的工法与技术,所以政府就给这些人一个弹性:「你们虽然有很好的技术以及百年家传手艺,但是你们以后不能做菜了,以后都要给经过我们政府考试过的厨师做菜,但为了给你们生存权,你们以后可以代客料理做中式餐点,但只能依照顾客的需求去做菜,也不能先将料理做好等顾客上门,不然违法。」 

这套制度看似很完美,但是出现了许多问题,就是考上「厨师」的新进料理人的受训期间绝大部份的时间都是学西式料理,而只有少部分时间学中式料理的基础。 

而这些依照政府政策取得「厨师执照」的料理人进到了社会,準备一展长才要照顾民众的食安问题时,却发现一个事实,政府订了一个保险法叫做「全民吃到饱」,让这个国家的国民大家不论是谁都有平等吃的权利。

但是重点来了,做西式料理政府会补助钱,而做中式料理政府不会补助钱,除非去跟政府特许的中式料理中央工厂批的货再去卖,政府才会补助,但是这补助也只是卖西式料理一半的钱不到,再加上在受训期间政府给这些「厨师」安排的教育大部份都是西式料理,所以这些厨师纷纷选择了开西式料理店,或是到西式大酒店上班。

而中式料理就给那些能代客料理的老师傅们去做。又因为代客中式料理政府是不补助钱的,再加上中式料理太过麻烦,所以久而久之,这个国家的厨师只有极少部份人在取得执照后从事中式料理工作。

中式料理「技术士」

这样的日子不知不觉过了二十几年,这二十几年间政府始终没有发现这样制度到底有什幺缺失?

二十几年后,自古以来都是用师徒制传承中式料理的总舖师们发现一个大问题,就是因为政府这样的制度,让厨师很难进到中式料理领域做事情,而想要做中式料理的年轻人也很难挤进「厨师」这个窄门,而就算挤进这个窄门,也因为大环境与政府政策的失衡,让取得厨师资格的料理新人,最后还是选择了西式料理,毕竟为了生活还是要选择补助多、薪水多的那一边。

这些拥有非常厉害手艺的中式料理师傅急了,因为长久以来一直没有新的人员投入中式料理产业,政府答应中式料理师傅说以后会有专门的中式料理「教考训用」制度也跳票了二十三年,这幺多年传承的手艺与工法就在政府的怠惰下快失传了,于是召集了有志从事中式料理的年轻人,或是已经拥有厨师执照也想学习中式料理的料理人,与相关专业人士,制定出一个叫做「中式料理技术士」。 

基本上这个职位经过政府资格审核、考试、训练,最后可以代客做中式料理,或是卖政府特许的中式料理中央工厂的产品,而本来学习西式料理的厨师也可以参与这个考试取得认证资格。

但是这个呆丸政府不知道什幺原因说:「如果有民众要吃三杯鸡,这个职位不可以代客做中式料理,你可以卖鸡一只、麻油一杯、米酒一杯、酱油一杯然后请民众自己回去做成三杯鸡,或者是你可以请民众买政府提供的特许中央工厂做出来的三杯鸡,因为只有政府特许的中央工厂做出来的三杯鸡,政府才比较放心。」

这个呆丸政府的作为,不是订出一套做中式料理的卫生标準,或是生菌数检验,而是让民众只能购买政府指定的特许中央工厂做出来的三杯鸡,就像你不能到麵包店买麵包店师傅做的麵包,因为政府说麵包店的卫生条件没有GMP的标準,这样会有食安问题,所以只能买我们政府特许的。于是最根本的问题又再度引发中式料理师傅们的愤怒,与想从事中式料理的年轻人、想学习中式料理技法厨师们的抗议。

问题出在哪?

这故事先说到这,聪明的你,发现问题在哪了吗?是厨师?还是中式料理师傅?还是想从事中式料理的厨师或是想传承技法的年轻人问题?这是一个累积多年的问题,需要各方更有智慧去解决。

我用这样的比喻中药界的问题,还是有一些事情很难涵盖到,比如:这个国家其实有一个职位叫做:西式料理王、跟中式料理王。

基本上料理王不能煮菜、卖餐点,但是他们可以监督厨师做菜,他们可以依照他们的专业判断决定民众要吃什幺菜,并开出料理单给民众去找厨师买餐点。所以其实真实情况是一个更为複杂的状况,但我想用这样的比喻比较难懂的议题可以让大家可以去理解,当然还有很多面向很难诉说到,因为这些问题,你从不同的角度去看,就会有不同的想法跟考量的点。